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猛

写一个生动的故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行为艺术展“难产”内幕  

2009-08-21 09:54:15|  分类: 北京地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记者杨猛 北京报道

一边是墨迹尤存的标语“读毛主席的书、听毛主席的话、按毛主席的话办事”, 一边是“最牛钉子户”微缩景观。历史和当代在798跨越时空,争夺着话语权。

作为计划时代的工业遗迹,798被活跃的艺术家改造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先锋艺术园区。但是,这仅仅是个表象。

8月15日在此间开幕的首届798双年展上,一场陷入混乱的行为艺术秀至少就说明了这一点:艺术最安全的生存之道,是对社会现实问题敬而远之。

 “蜜月怎么这么短?”

8月15日北京酷热。朱其和王军一度蜜糖般的合作关系,也在迅速融化。

 朱其是首届798双年展的总策展人,而王军是双年展行为艺术单元的策展人。“这是自1996年上海双年展以来,行为艺术第一次纳入到官方主办的双年展中。”朱其视之为一种突破。

由于抽象的表现方式、临场发挥的不确定性,以及对性、精神、政治等敏感议题的尖锐表达,行为艺术历来被排除在主流艺术展览外。

王军是活跃的行为艺术策展人。今年早些时候,他策展的“社会魂VS网络魄”被朱其看中,纳入到798双年展行为艺术单元。

“近10年来,中国当代艺术正发生着变化。从关注个人意识,开始更多关注底层社会和非主流人群,呈现出一种社群意识。”朱其说。

 “我们达成了共识,邀请网络名人、新闻人物等非艺术家到现场进行行为艺术表演。展示艺术家对社会问题的思考。”王军说。

双方一拍即合。重庆最牛钉子户吴萍、争议教师范跑跑、活跃的律师刘晓原都作为“艺术家”,出现在邀请名单上。最初王军还打算邀请艳照门事件的陈冠希,但是操作难度大取消了。

 开幕前一天,曾经对计划倾力支持的朱其,却向王军下了“最后通牒”:必须停止展出原定的几个作品,停止邀请范跑跑、吴萍到798,否则将被逐出双年展。

事实上当王军8月初把印有范跑跑、吴萍、刘晓原等人名字的海报,悬挂在798的时候,已经遭到了阻拦。

朱其称,他受到了来自798管委会的压力。798管委会属于七星集团和朝阳区政府联合成立的办公室,是一个半官方的机构,是这次798双年展的主办单位。

管委会要求朱其,需把行为艺术单元上报管委会审批备案,同时经过朝阳区文化主管部门批准通过方能举行。朱其说:“他们认为,范跑跑的形象有违八荣八耻,而吴萍则代表了民众与政府的对抗。”

 王军对这个说法感到不解。行为艺术的特性决定了它不可能像具象艺术一样报批。“官员不懂艺术规律,他们无权这么做。”王军和朱其及管委会交涉了一天,双方都没有妥协。

15日上午10点多,距离下午3点开幕不足5个小时,正在时态空间画廊布展的艺术家听到消息,不得不停下手头的工作。展厅西侧,用泥土和木箱装置的最牛钉子户微缩景观还没有完工,“管委会已经来警告了我们,要求把钉子户上的红旗和‘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’横幅取下来。”行为艺术单元的另一个策展人袁霆轩介绍。

袁还是抱着希望。“比起4年前,行为艺术在中国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。”2005年之后,随着中国当代艺术品在国际市场上的走高,整个当代艺术的环境变得宽松,艺术家的创作自由也得到了提升。

但是王军带来了一个更坏的消息:“99%的可能会被禁。”朱其向王军转达了798管委会的明确要求,“只有符合3个条件才能继续参展”:范跑跑等敏感人物不能出现;钉子户微缩景观拆除;展出推迟一天。

“这是用行政力量干预艺术创作。”王军不能接收。原本在双年展组委会任职的袁霆轩,也宣布离职。

朱其也很无奈,他说798管委会给自己施加了很大压力。“他们也不告诉我到底是谁的指示,只是说是上面的意思。”

“蜜月怎么这么短?”王军和袁霆轩毫不掩饰对朱其的失望。他们认为,首届798原本标榜是独立的双年展,但是朱其为了获得政府的资金和政策支持,把主办权拱手相让给798管委会,结果却处处受到掣肘。“朱其本来想利用政府资源,但是被管委会架空了。”袁霆轩说。

 “让我不说话?我做不到。”

中午12点多,王军和袁霆轩已经做出决定:下午3点正式宣布退出双年展,以原有的“社会魂VS网络魄”名义继续开展。

范美忠已悄然而至,跟艺术批评家廖邦铭和北京鉴旗律师所律师刘晓原聊天。律师和艺术家的身份互换,也是这次行为艺术展的一个看点。廖邦铭将自己艺术家的一部分身份“转让”给刘晓原,后者在展览现场为民众咨询法律事务。

蓝色T恤、浅色短裤、沙滩鞋,范美忠气色不错。8月14日晚上从四川飞到北京,他一下飞机,就听说活动有麻烦,范美忠的倔脾气又上来了。“我被打压惯了。你不让我出声,我偏要出声。”他坚持亮相。

另一个邀请对象“最牛钉子户”吴萍,此时已经放弃了来北京的计划。王军说,因为“有关方面施加了压力,不让她到北京参展”。

“范跑跑顶住压力来了,他其实是一个很有勇气的人。”袁霆轩这样评价。

“我执意要来798,是出于3个原因。”自称对行为艺术有研究的范美忠说,“第一,我现在仍然处在被打压的环境中,但是我的性格是你越打压我越反弹。第二,我跟前卫艺术有共同的理念和处境:边缘。是受压制和不被理解的群体。第三,正因为先锋艺术不被关注,如果因为我到来而受到关注的话,我非常愿意做这个事情。”

这个引起争议的自由主义鼓吹者,正在演化为一个符号式的公众人物。一年轻女士发现了躲在阳伞下的范美忠。“范老师,我能和你合个影吗?”范欣然同意。

“我现在豁出去了。不让我说话,我偏要说。你要搞掉我的工作?那你就来搞掉好了。我不能失去我的言论自由,那样太痛苦了。让我不说话?我做不到。”范美忠说。

范美忠创作了一个名为“教愚”的行为作品。“我将在现场给观众讲一堂历史课。”他解释说,“教历史太痛苦了!从前的历史课就是培养傻瓜的。我们教的很多是僵化的、人为涂改的历史。以前在中学教历史的时候,我也经常说出格的话,校长、书记没少找我谈话。他们胆子太小了。”

在批评了一番批评他的人之后,范美忠信誓旦旦地说:“我不怪他们,他们受的教育就是那样,也就是初中历史的水平。现在就让我来放一炮吧。”

“范美忠是一个很有自己思想的人,他代表了去年的一个社会现象:被网络塑造、同时又影响网络。”王军说。他表示支持范美忠表演,“如果禁止,我们就搬到户外去演。

 “警察还拿起相机拍照呢。”

下午3点,时态空间画廊前,人群越聚越多。王军开始朗读一份声明:为抗议2009首届北京798双年展完全丧失了独立性,事实上成为伪民间实官僚的僵化活动。行为艺术单元决定退出双年展,即刻恢复原有主题“社会魂VS网络魄”。

观众还没回过味来,王军大声说:“现在我宣布,范跑跑正式进军798。”现场骚动起来,相机快门劈啪乱响。

小黑板抬了上来,上面写着“黑白之外是什么?答案就是黑白之内。”面对这么多范美忠观众略显紧张,他拿起粉笔写了“教愚”两个字,“同学们,今天我们上历史课。”

有备而来的范美忠用反讽的口气,调侃了历史课上为人熟知的中国近代历史,对一些引起争议的历史片段,进行了另类解读。“跑跑,看这边”,“范跑跑摆个pose”之类的喊声不断从人群里传来,对于范美忠讲了什么,观众似乎并不感兴趣。

此时,一个蒙着黑布的人走到黑板后面,掏出一叠打印好的A4纸,上面用黑体字记录了一年来发生在中国的网络事件,“邓玉娇”、“兆山羡鬼”、“央视大火”、“贾君朋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”,黑衣人将这些字纸盖上红色印章,一张张展示、撕碎。这个名为“阅后即焚”的作品博得阵阵叫好,几乎夺了范美忠的风头。

798管委会物业的人到场了。一个手持对讲机的工作人员,走到黑衣人跟前,厉声呵斥:“把绿化带都踩了,赶紧把碎纸给我捡起来!”

观众注意到,外围多了许多手拿对讲机的工作人员,不久,城管车和警车也赶来。人群中有人拍照,这激怒了对讲机男,在争夺一个英国人的相机时,发生了肢体冲突。好在事态并没有扩大。混乱中,范美忠的历史课只进行了不到10分钟就草草结束。

这只是个序曲,更加惊世骇俗的表演随即开始。名为破驹的表演者在面前铺了一张白布,然后脱掉全身衣服,从一个花盆里抠出小草,连草带泥吞了进去,完了还把手指咂个干净,似乎“味道好极了”。这个名为“膜”的作品让观众一头雾水。而破驹则穿上衣服,快速消失在人群中。

李娃克的“装聋作哑60天”,表演者李娃克穿着一套丧服,拿着一本中国现代手语会话,在一种类似黄药师奇怪笛声的伴奏下,以哑语而歌。在未来60天之内,他将不说一句话。

蔡小小的“名人小便器”引来了会意的笑声。蔡小小推着小车,摆着几个写有“潘屎屹”、“芙蓉姐姐”字样的尿壶,不停吆喝。

作品一个个陆续表演的时候,范美忠一直被记者围得严严实实,王军不得不冲进人群把他拉走。

后来的现场并没有再受到干涉。观众看得心满意足。“警察还拿起相机拍照呢。”王军说。一片混乱中,整个活动在下午5点结束。

 “没想到最终自身成了问题。”

 而双年展主会场的麻烦刚刚开始。

15日下午5点,行为艺术单元宣布推出后,在有德国、韩国、智利大使参加的双年展开幕式上,一队戴着面具的艺术家闯入会场,朝嘉宾席扔冰块,一大块冰块正巧丢到德国大使的鞋上。朱其说,“这种即兴的行为艺术西方见怪不怪,德国大使还一个劲说很有趣,赶上了和中国艺术家的互动。但是中方主办者就很紧张。”扔冰块的艺术家当即被保安架走。

16日,主会场的3组行为艺术接连被禁演。一组由张建华创作,中央戏剧学院职业演员和农民工合作的实验剧“农民工返乡”,因为出现了“小姐”,被一个老干部以淫秽内容投诉而遭禁演。“它其实是一个表现主义的东西,很真实的。”朱其辩解。此外,艺术家拍摄于四川地震灾区的一段村长克扣村民救灾款的视频,以及刘家琨的灾区纪念馆装置,也被管委会勒令拿下。

另一个在主会场的艺术家廖邦铭也称,自己关于“上访者”的视频装置也被要求拆除。

“方式太简单和粗暴,一个电话就下令不让展了。让人难以接收。”一直被视为官方代言人的朱其说,“我认为一些官员的艺术鉴赏力和政治素质都有问题。”

 其实朱其也不理解:“为什么报纸可以报道范跑跑,我们艺术家就不能呢?”

对于其他艺术家的“变节”指责,朱其很无奈。他讲,开始管委会的年轻官员也希望双年展更开放和宽容,对作品也没有过多干涉。管委会还为双年展策划团队与相关政府、企业做了很多协调工作,并免费提供了空间。他们也为艺术家申请过资金,可惜没有申请到。毕竟,这是从1996年上海双年展以来,行为艺术第一次出现在官方主办的双年展中,“是一个突破”。

但是,“这次行为艺术做社会批评的特别多。这边就说上面不让弄了。”但是“上面”究竟是谁,到现在朱其也不知道。

“经过这些艺术家退出、现场这么一闹,我想他们(管委会)不会再让我继续做双年展了。而且我确信今后的双年展不会再设行为艺术单元了。真的,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的。”朱其难掩失落之情。

“我们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场盛大的行为艺术。”朱长叹一口气,本来双年展是用艺术来讨论社会问题的。没想到,一个想讨论问题的双年展,“最后自身成了问题”。


"+userLink+""; $('miniAd').show(); } }, onFailure: function(){} }}); } showMiniAd();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