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猛

写一个生动的故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探访最后的满语村  

2007-05-15 15:55:27|  分类: 孤星旅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一直对人文地理的题材感兴趣.上个月去了趟齐齐哈尔,在富裕县一个叫三家子的小村落,找到了最后会讲满语的最后三个老人.全国1000万满族人口,只有18个老人会说满语,精通的只有3个上80岁的老太太.回来后,文章很快就写完,但是因为版面有限,文章一直拖到今天才发.以下是文章链接http://www.fawan.com/articleview/2007-5-15/article_view_100130.htm

http://www.fawan.com/articleview/2007-5-15/article_view_100131.htm

.略有删改.后面的全文是我的原稿.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打吊瓶的陶兰老太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18个老人会讲满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(1)1000万满族只有18个老人会说满语

    4月12日,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友谊乡三家子村。
    吊瓶挂在衣橱的高处,针头扎进老人的枯手。简陋的居室中,82岁的陶兰老太太蜷缩在土炕上输液,神情倦怠地望着门外的天空发呆。天色晴朗,几丝云彩零零碎碎地飘着。陶兰的大儿媳守侯在一旁。她默默地望着老人。钟表滴滴答答,时间飞逝。今年开春以来,陶兰开始感到身体不适,最近甚至没有力气下床,只能靠打点滴维持体力。
    “爱宁哥擦横拉坡。”陶兰轻声用满语嘀咕着。因为底气不足,嗓子眼发出“呼噜呼噜”沉重的喘息。
    “老太太跟你讲,今天的天气挺好。”老人的大儿媳在一旁大声翻译说。
     陶兰是满族老太太,她依然可以说一口纯正地道的满语口语。而根据满语专家在全国范围内的一个最新调查,作为我国第二大少数民族,近1000万满族人口中,只剩下包括陶兰在内的18个老人会说满语。
     赵阿平是黑龙江大学满语研究中心的研究员,对于三家子的满语传承跟踪调查了多年。4月13日,她介绍,除了三家子这一个地方,国内其他地方的满族聚居区,生活中已经全都不说满语了。
     语言学者40多年来对三家子进行过数次大的调查。1961年夏,内蒙古大学调查发现村里老年人的满语都说得很好,汉语说得反而笨,中年人则满汉两种语言都会;1986年夏,黑大满语研究中心的前身黑龙江满语所,曾联合其他单位再次调查,发现会说满语的老人减少,中年人绝大多数能听懂满语,会话就困难了;时光无情,现在只剩下这最后18个老人了。
     赵阿平介绍:“这些人的满语掌握程度又有不同。能听懂并说大部分满语的有15人,年龄全部在70以上。能够非常流利地说满语的仅有3人,全部超过80岁。两者水平差异还挺大。”

(2)三家子,中国最后一个满语村的变迁

    满语“活化石”三家子村位于富裕县西南,距齐齐哈尔市40余公里。现有1054口人,其中60%都是满族。村委书记卢宏强也是满族,但是他不会说满语。“除了这些7、80岁的老人,我们这里大多数人都不会说满语了。”
    偏僻的三家子村看起来和北方任何一个农村并没有多大区别。村民们说着流利的东北味普通话,家家户户张贴的是汉字春联。只有特有的土屋和“耳烟囱”,透露出些许满族风情。此地一大特点是家家养狗,但却把狗视为家庭一员,从不杀狗吃狗。因为根据古老的传说,狗曾经救过满人先王努尔哈赤的性命。
    现任齐齐哈尔市政协副秘书长的赵金纯,曾在富裕县当副县长。他也是出生在三家子的满族人。对于三家子的历史了如指掌。砌上一杯茶,他开始追古抚今:三家子是一个古老村,有300多年历史。康熙十三年(1674年),戍守北疆对抗沙俄的萨布素将军,将齐齐哈尔水师的满族兵丁家属,全部转移到此定居。军中主要有计、孟、富三个大姓。后来,老富家搬走,老陶家迁入,就成为计、孟、陶“三家子”。
    勇猛的水师家属后裔却过起了低调的隐居生活,在这里一待就是300年。三家子三面被嫩江包围,只有一条道路通向外部世界,交通不便阻碍了村里人和外界的交往。时至今天,每天也只在中午有一班陈旧的乡村客车往返一趟县城,而且“过时不候”。不过这里民风依然淳朴,村民们夜不闭户也不用担心会丢东西。
    赵阿平分析,正是相对封闭的环境,客观上强化了满语的沿袭和传承,使得三家子依然可以保留原始纯正的满语口语。

(3)被改变的语言习惯

    “汗汗百,汗汗百,秀来,嘿呜来。”82岁的孟淑静老太太站在炕边,比画着教5岁的小重孙子唱一首古老的满族歌谣,重孙子却一脸茫然。说起自己的坎坷经历,老人脸上浮现出沧桑。
   “我就是从三家子出生的。老一辈来这里300多年。我起小就说满语,我爷爷奶奶父亲母亲都说满语,10几岁的时候,伪满洲国来了。开始让说日语。同时我也学说汉语。这么着,开始不说满语了。现在我汉语和满语一样流利。”
    陶兰、孟淑静和同为82岁的赵凤兰,是三家子村里公认满语说的最好的。赵凤兰的父亲是一个私塾先生。虽然当时女孩子不让上学,但是耳濡目染,她的语言表达能力比起其他农村妇女要好很多。“俺们自小就生长在一个满语家庭中,满语就是母语,汉语都是后天学的。” “现如今我儿子、姑娘、媳妇,都很少说满语了。我也基本都不说了,只在遇到老亲少故的时候,要说点保密话儿,俺们才翻点满族话,平常都是说汉语了。”
     邻居们说,过去三家子满语说得好的有很多,其中有一对计姓兄弟,能用满语说书,把整部的红楼梦和三国演义抑扬顿挫背下来,大人小孩听得入迷,都忘记了吃饭和干活。可惜时光无情,老人们都先后离去。
    在孟淑静、赵凤兰等老人印象中,三家子的满语环境受到第一次外来冲击,是在伪满时期,日军占领齐齐哈尔,烧毁满文书籍,在城乡强制推行日语教育。“都不敢说了。满文书也没多少了。”日军侵占齐齐哈尔时,孟淑静看到日本人的饼干包装上写着汉字“吃中国”,这让她至今记忆深刻。
    老人还常常感叹“世风”不再,“过去我们这老礼可多了。四天不见就要行大礼。”孟淑静起身屈膝做了一个满族“万福”的示范动作。“我13、4岁,妈妈就叫你作活,学规矩,学针线活。小姑娘在一起,就是玩玩旮旯哈(满族游戏),唱唱‘汗汗百’(满族歌谣)。哪象现在的小姑娘四处乱跑、这么风流啊!”
    新中国成立初期,汉语对这个封闭的村子的影响仍是不瘟不火,满语和汉语在生活中的使用是平分秋色。赵金纯介绍,三家子真正改变了封闭的状态是在60年代以后。 因为自然灾害和国家建设需要等原因,大批移民迁来东北。
    孟淑静老人回忆说:“60年代那些年,从山东泊民,来了不少关里人。过去俺们吃苞米、红糜子,从不吃大饼子,后来也都跟着山东人吃大饼子了。”现在,风趣的老人还可以绘声绘色模仿胶东方言说话。和外界交往的增加,外来人口的进入,不仅使得三家子的生活习惯发生改变,过去封闭的语言环境也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变化。
    赵金纯介绍,到80年代,民族融合程度进一步加剧,人口结构进一步变化。满语也逐渐被汉语取代。现在,三家子的新生代都是生活在汉语环境中。
   
 (4)满语的继承者
      为了保留民族文化,去年富裕县投入40多万,在原来的三家子小学的基础上,扩建翻新了一所“三家子满语小学”。这所小学是村里最漂亮的一处建筑。  
    刘校长介绍,如今这个学校有5个年级,50多名孩子,每个年级每周开2节满语课,全校一周总共有10节满语课。“这些小孩的学习兴趣都特别高。本民族语言能有机会传承,毕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。”
    让他最担心的则是,满语课只是业余课程,并没有纳入国家教学计划。“现在初中和高中并没有满语课程,满语教学没有衔接,家长很有可能觉得意义不大,甚至会影响其他学科的学习,这样恐怕就没有让孩子学习满语的热情了。”
    满语学校包括校长在内总共7个老师,其中有2个是专门教满语的。一个是孟淑静的孙子石君广,一个是陶兰的孙女赵莹。两人都是当时担任富裕县副县长的赵金纯亲自挑选的。他们从小生活在汉语环境,满语都是后天开始学,目前掌握的情况仍然很初级。
    三家子的满语教材是赵金纯编写的,这是国内第一本小学满语教材,主要以教口语为主。石君广翻开一本薄薄的课本,第一页是五星红旗。后面则是满语的“12字头歌”。“这就跟汉语拼音一样,学会了字头的不同拼法,将来就可以通过字典自己阅读简单的满文文章了。” 
    少言寡语的石君广1998年高中毕业之后,一边务农,一边开始跟奶奶自学满语。“当时并没有想到将来能干满语老师,满语历史悠久,感情上,我认为作为满族人如果让本民族语言失传很可惜。三家子这么好的条件,没有人学。对不起后世子孙。怀着这种心情,我就想把这种语言传承下来。”
     尽管和其他5个正式编制吃财政饭的老师不同,石君广仍然是聘用身份,但这并没有阻挡他学习满语的热情。这些年,他买了很多录音磁带,先后记录下10几盒和奶奶之间的满语日常对话。
     让他感到不爽的是村子里和同龄人对待满语的态度。“年轻人对学习满语并没有兴趣,很多人都愿意外出到大连和天津这些沿海地区打工去挣钱。他们不愿意在家里呆着。出去一年能挣个一万多。其实,我要是干活也要比教学挣的多。”
    最让石君广高兴的事,就是每天放学后,回家看到5岁的儿子跟着奶奶唱满歌“汗汗百”。但是这一次儿子告诉他,自己更喜欢的唱的却是流行歌曲“大河向东流,该出手时就出手。”

穿旗袍的孟淑静老人和重孙子

(5)人才匮乏 200万件清朝文档如同天书  

    黑龙江大学满语研究中心研究员赵阿平介绍,三家子老人说的满语,是最接近书面语的正宗满语。她无奈地说,“随着时间流失,可以预见,5到10年内,满语将彻底消失。”
    身为九届、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的赵金纯同样在各种场合呼吁,尽快抢救保护三家子这块满语活化石。“如果不及时挖掘整理,出台相应的抢救政策,作为一种民族的文化即将消亡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    赵阿平说,满语现状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。不光会说满语的屈指可数。“国内能从事满语书面语译成汉文的不到50人,而精通书面语的不足20人。”
   她介绍,和美国,俄罗斯,韩国,日本都在专门研究满语比较,目前国内的满语研究机构还不多,处于起步阶段。黑龙江满语研究中心2000年才建立硕士点,招了了5届共10个人。目前黑龙江大学又在2005年招收15个本科生的基础上,今年准备再招20个,以补充后备力量。
    满语人才的缺乏,严重制约了对于清朝历史资料的研究。作为统治了中国268年的清朝政府,留给后人200多万件堪称国宝的历史文档,全部用当时的“国语”满文书写。由于缺少专门翻译人才,现在很多涉及清朝政治、外交、经济的大量原始档案仍然如同天书,在北京、沈阳、黑龙江的档案馆里沉睡。
     赵金纯介绍,八国联军侵华期间,沙俄从黑龙江抢走大量满文文档。其中包括大量当时中央政府和地方之间的上下行文档。“1960年,黑龙江把这些返还的历史资料从苏联拉回来,用高厢闷罐列车,整整运了60吨车皮。”
    “中央有政策,哪个省的文档,由哪个省负责翻译。这些珍贵文档,只有我在1986年,翻译了其中300多件,后来还有一个姓吴的研究人员翻译了一部分。现在大部分依然沉睡在黑龙江档案馆。”
     他介绍,这些档案内容非常丰富,涉及到疆界、历史背景,具体到沙俄入驻黑龙江时带了多少枪,抢了多少牛马,带了多少兵,每一笔都有涉及。“但是,凡是涉及到当时两国边界的敏感文档全部被撕掉了。”
    他认为,如果能对这些文档进行全面的整理,对于一些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的解决,意义十分重大。但是由于人才匮乏,一直没有人做这个工作。 
   

(6)专家破解满语两大迷团

   为什么消失的是满语?
 
   记者:中国还有很多民族,很多还都保留着本民族语言,为什么作为第三大人口的满族,满语现在却近乎消失了?
   赵阿平:原因很多。我认为,这是满族在和其他民族融合到整个中华文明过程中的一种主动选择。
   从最早的渤海国、到金国,再到清朝,满族在整个中国历史上的足迹达到顶峰。清朝统制中国长达268年,对于整个中华民族的影响和贡献也达到最高峰。
   最新的研究倾向认为,满族的性格和民族精神,包括语言文化模式,都是非常前卫开放的,金朝阿骨打的后代进入中原,就成为汉族。历史上,满族的发展趋势是,从不故步自封 ,民族心态开放进取,善于吸纳先进文化,敢于放弃落后的习俗文化。
   和以往少数民族政权不同,满族不满足于保留一个大的封地和固定活动区域,而是不断地开拓融合,积极融入以汉族为中心的整个中华文明之中。最终形成大分散,小聚居的格局。在和中华各民族融合的过程中,吸纳了各民族文化,包括语言。
   以汉文化为代表的中华文明象大海,任何少数民族接近它,都会融入这个大海。中华文化不是一个单一民族形成的,这种整体文化持续了好几千年,所有人都不可避免受到影响。
   另外,清朝统治者意识到少数人取代多数人不可能。为了政权需要,汉语和满语并行,同时使用满大臣汉大臣,使用汉族的治国方略。所以清朝12个皇帝全部精通汉语,还提倡子女学汉文化。通过相对安定的社会环境,各民族融合,时至今日,逐渐被汉语环境同化。
  

   满语算不算已经消亡?

   记者:说满语的现在只有18个人,满语究竟算不算一种濒危语言?
   赵阿平:按照国际上对于濒危语言的定义,只有100人之内掌握的,就属于濒危语言。满语作为口语应用,交际功能已经消失。虽然对于那些老人,满语还是母语,生活中确实也还在表述。整体环境而说,肯定已经不利于恢复满语作为一种交际语言的功能了。只是一部分人在说,已不是社会语言,而是家庭语言,实际已经没有生命力。起不到社会文化传播的意义。
   人类6000多种语言,每天都有一种语言在消失。语言也是文化的载体,消失了今天就不可能再造。有人为此而悲哀。事实上,我们的生活中,包括大量方言也在慢慢被普通话取代,其实这是社会融合交流和发展的需要。从历史的发展的观点,我认为这不是悲哀。语言丧失不等于文化丧失。作为独立的民族文化,才是真正的历史烙印。


"+userLink+""; $('miniAd').show(); } }, onFailure: function(){} }}); } showMiniAd();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